当前位置:>社会关注>万象>正文

陈丽君:香江风云之30年眺望 - 中山大学新闻网

2019-01-0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陈丽君:香江风云之30年眺望 - 中山大学新闻网陈丽君:香江风云之30年眺望 稿件来源:校报2010-03-16

   作者:宣传部

   编辑:

   发布日期:2010-03-24

   阅读次数: 陈丽君,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1983年6月在中大哲学系毕业后留校任助教,是中大港澳研究所创始人之一,至今从事港澳问题研究已20余年。2004年以来,先后获得过两次全国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和一次三等奖。2009年底获得全国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 2009年,遍地开花 记者在约定的时间来到位于文科大楼的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时,陈丽君教授已经在办公室等待。她的长发随意地扎成马尾,神色平和,观之可亲。暮春节气,气温回升,她采访前特意给记者准备了一瓶矿泉水,并嘱咐道“天热,多喝点”。而又因为办公室朝西面,到了下午被太阳燃烤,更显闷热。陈教授先是开了电扇,发现“凉风吹不到你”,于是又开了空调。这些细节,都让记者不禁想象:陈教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应该很亲密吧?途中遇到一位陈教授带过的研究生,亲切地与陈教授打招呼后,她骄傲地对记者说“陈老师09年可谓是遍地开花。” 确实是遍地开花,2009年6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成果要报》(2009年第17、18期)分别摘发了陈丽君教授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民主制度发展研究》和《澳门行政长官与立法会选举研究》两篇文章,文中提出的观点和建议已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就此,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给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中山大学党委《关于中山大学陈丽君同志研究成果受到有关领导和部门重视的通报》的文件通报。而陈丽君教授撰写的研究报告“加强香港中产阶层与专业人士统战工作研究”,获中央统战部颁发的2009年全国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获奖缘由是“该研究报告对香港中产阶级与专业人士回归后在香港政治中的作用及其原因做出了深入分析,并对新时期做好香港中产阶级与专业人士统战工作提出了具参考价值的对策建议。” 对于这样瞩目的成就,陈教授淡然地说“我刚毕业就从事港澳珠三角洲研究,研究的时间跨度和研究中心的历史一样长,学术积累自然多,身心投入,研有所得也在情理之中”。诚然,陈教授的港澳研究史和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成长史密不可分。 机缘巧合,创始港澳研究所 1983年6月,刚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的陈丽君教授和另外一位经济系(即管理学院和岭南学院的前身)的毕业生一道被分配到加拿大研究所,其时该研究所尚在计划中,并未真正成立。尽管如此,陈教授领到的仍是一张印着“加拿大研究所”的工作证。 由于加拿大研究所并不存在,刚毕业的陈教授便暂时安身于经济系世界经济教研室。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成立加拿大研究所的计划搁浅了,倒是“港澳珠江研究所”的建设被提上了日程。就是出于这样的机缘巧合,1983年底陈教授便投身于港澳研究中心,并成为了该研究中心的创始人之一。此后的近三十年,陈教授就专注于港澳的研究工作,参与并见证了港澳研究所的发展。 研究所始创,只有一位副所长与3个刚毕业留校的年轻教师,连行政人员都没有,办公室的一桌一椅、保险柜等办公用品都由他们几位年轻教师定做或搬运。图书馆里的一个20平方米的小房子就是港澳研究所的办公室,当时资金也相对匮乏,订报纸、购书及出版刊物都困难。 1999年港澳研究所与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合并为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并成功申报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之一。现在在教育部及学校领导的支持下,文科大楼整整一层都是中心的办公地点,并购置了较为完备与先进的办公设备。谈起中大的文科研究基地,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理论性较强的,这类的研究基地讲求的是理论基础研究和理论创新。而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基地则是典型的应用型研究基地,讲求用理论分析现实问题。 据陈教授介绍,1983年时中国刚刚迈开改革开放的脚步,希望借鉴港澳经济发展的经验,这是港澳研究所创立的时代背景。因此成立之初研究课题更着眼于对经济问题的研究与考察,而在港澳进入过渡期后,港澳研究所的研究领域逐渐由经济向综合研究发展,重点在研究内地与港澳合作以及如何实现港澳的平稳过渡。香港、澳门相继回归祖国后,港澳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澳研究重点则转向如何更好地贯彻落实“一国两制”及维持港澳繁荣与稳定上。2004年研究中心还增多了一个职能,就是作为“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港澳和海外统战工作理论广东研究基地”。 陈教授研究的领域主要在港澳政治与经济上,近年更着重于港澳政治的研究。因为港澳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属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创举,因此遇到困难与问题是必然的,而为减少港澳与内地之间因制度差异、文化差异而引起不必要的争议,港澳政治问题的研究往往被看成较为敏感。而陈教授的研究成果很多涉及香港澳门的政治状况,具有敏感性,不宜公开发表,不少成果主要在内刊上发表,为政府港澳问题的决策提供参考。陈教授的研究成果基本能掌握港澳政治发展脉搏,抓住事物发展的本质,因此其成果的应用价值很强,例如,在港澳统战问题研究方面,除了于2009年底获得全国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外,陈教授2004年以来,还先后获得过两次全国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和一次三等奖。 深入踏实,读报采风三十载 本科、研究生均出自哲学系门下的陈教授进行包括珠三角经济、香港金融、港澳经济、港澳政治等共9门课的教学,其研究范围涵盖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方方面面,是个全能型学者。 研究政治问题纷繁复杂,表面现象极其多,因此要分析各种资料,由表及里,抓住事物的本质,这是件并不容易的事情。而“哲学是一种关于方法论的学习,给我一把研究社会万象的钥匙”,求学时期打下牢固的理论基础使得她日后进行各个领域的研究都可以得心应手。能把理论基础打得如此牢固,离不开陈教授自身的天赋和努力,还有中山大学的草木菁华、上下求索的治学氛围,而更重要的是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据陈教授回忆,她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根本不用担心生活费和未来的工作。因为当时读书不仅免学费和学杂费,而且还有补贴以保证学生基本生活需要。另外,当时毕业生由国家分配工作,毕业后的出路根本不用担忧。而研究生的待遇就更好了,每个月领到的补贴就像工资一样,可以照顾到生活方方面面的需要。因此什么都不用担心,学生要做的就是读书,读更多、更好的书。同时陈教授也不无可惜地说“现在的大学生,在校读书就整天想着兼职赚钱,还没毕业就急着找实习单位,花在读书上的心思就相对少了,这对大学时代打好理论基础不利。” 有了理论基础和研究方法,还需要对研究对象有深入全面的了解,陈教授之所以能在港澳政治研究领域取得成绩,很重要原因是其近30年专注于研究港澳问题,对港澳经济、社会、政治与文化已经有了深入全面的了解,在此基础上研究一个个具体问题才可能达到更客观、科学的高度。正如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些急于练成神功的人往往会走火入魔,而身心投入,踏实不浮躁才是治学的正道,正是由于这样的态度,陈教授在研究中心的办公桌前一坐就坐了近三十年。此外,便是要掌握所研究问题的全面信息,因此陈教授每天的必修课就是花至少3个小时阅读港澳地区的出版物,“看当地的报纸很激发思考,因为可以把握社会问题的关键点和脉搏。自己进行的是应用性社会科学的研究,和理论性研究不一样,所以要把握住社会政治热点与脉搏。” 读书看报能激发研究者的理性思考,同时陈教授认为感性层次的经验对研究也很重要,因此陈教授常常到香港澳门“采风”。“去到当地,和港澳各个阶层的人交往更能了解当地的社会心态。我特别感受到香港社会是一个法制、高效且讲信用的社会。我和香港人一起搞课题,开展研讨会,也感觉到内地和香港的思维习惯差异很大。因为香港受西方思想影响比较深,而自己研究方法核心是马克思主义,因此和港澳人士观点不一样是经常有的,争论不清楚。这样的情况下,就求同存异,不必执着。”教学相长同样重要,“平时授课会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融进课堂,所谓‘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学生机智而思路宽阔,他们各色各样的课外问题也可以打开自己的思路和产生思想火花。” 对于自己和港澳珠三角洲研究中心的未来,陈教授很有信心。“虽然全国有近十个类似的研究所,但无一能和中大毗邻港澳的地理优势相比。研究中心既是中大的特色领域,对学科建设很有帮助,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治学基地!”

Copyright © 2012-2018 版权所有